首页>>科技资讯 >>列表

主播违约跳槽讼战频发 恶意挖角遭诟病

2020-06-01 20:40:19 字号:

  近两年来因违约跳槽涉诉的部分主播及直播平台。资料图

  随着游戏直播行业竞争趋于白热化,直播平台之间挖角、主播违约跳槽的现象已屡见不鲜。在行业缺乏自律组织和自律规范的情况下,专家指出,还需通过司法适度的介入,来引导直播平台之间公平竞争

  法治周末记者 罗聪冉

  “王力(ID:斯祥、)在与熊猫直播签订的合同有效期内,擅自毁约并跳槽至其他直播平台,经沟通后依旧一意孤行,存在重大违约行为,仲裁委一审裁决赔款250万元。”7月31日,熊猫直播发布公告称,近期针对违约主播案件提起诉讼三十余起,已判决案件均胜诉并对违约主播进行严厉处罚。

  实际上,随着游戏直播行业竞争趋于白热化,直播平台之间挖角、主播违约跳槽的现象已屡见不鲜。据不完全统计,仅从2017年下半年至今,已有数十起主播违约跳槽事件发生,例如,原企鹅电竞主播“张大仙”违约跳槽斗鱼、原B站主播“少寒Shine”违约跳槽YY、原虎牙主播“嗨氏”违约跳槽斗鱼等,且多起违约案件判决已落槌。

  在诸多相似案件中,如何认定主播与平台之间的关系、能否判决违约主播在合同有效期限内不得在其他平台直播、如何规制恶意挖角行为频发等问题,一直是业界关注的焦点。

  焦点一:合同关系还是劳动关系

  专家:系新型合作关系

  “去年在熊猫平台直播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来斗鱼是我自己的决定……后续的二审,斗鱼法务团队会帮我们处理,我是一个成年人,我会对自己的事情承担相应的责任……每天下午3点斗鱼×××准时直播……”8月1日,“斯祥、”在其微博进行回应。

  俗话说,“良禽择木而栖”。那么,主播能否任意解除与平台之间的合同?如何界定主播与平台之间的关系?

  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联合创始人麻策介绍,从实践上来看,主播和平台间的关系存在多种形式,其中最为普遍的是由用户通过平台认证后直接成为主播;其次是平台和主播(或工作室)签署类似平台直播类合作协议,并约定签约主播的直播责任;再次是平台通过和经纪公司或公会签约,并由该类单位向平台中输入其辖下艺人。目前,最主要的争议产生在第二种模式,争议的核心在于主播和平台是合同关系还是劳动关系。

  不同的关系背后,适用不同的法律规定。合同法规定,当事人应按约履行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解除合同。劳动合同法规定,劳动者提前30日以书面形式通知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在主播签约平台的情况下,若主播有意跳槽并被平台起诉时,主播往往要求确认其和平台间构成劳动关系,主要目的是以此来逃避劳动关系中被严格适用的违约金条款,即用人单位只有在提供专项培训或违反保密义务两种情况下才能主张违约金,从而避免在服务合同关系中的天价违约金后果。”麻策表示。

  不过,主播与平台公司之间合同性质的认定,可能并不如主播所期待的那样乐观。西南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邓宏光指出,原则上不宜将两者认定为劳动合同关系。

  “首先,从直播平台对主播设定门槛的角度看,平台是开放的,任何人只要满足直播平台的基本要求,都可以进行直播;如果将主播与平台之间认定为劳动合同关系,那么平台就要承担为主播,尤其是为一些酬劳极高的主播缴纳社会保险等劳动合同义务,这无疑会大大增加平台的成本支出,使平台不得不谨慎对待开播条件,严格控制从事直播的人员,从而不利于直播行业的发展。其次,从直播平台与主播之间的利益分享角度看,双方是一种平行的利益分享模式,而不是传统劳动关系中的金字塔控制关系。最后,从社会发展趋势看,将来"优盘化生存"可能成为一种趋势,即"自带信息,不装系统,随时插拨,自由协作",主播是"优盘化生存"的典型代表,因此,没有必要在当事人明确约定了不构成劳动合同的情形下,直接认定构成劳动关系。”邓宏光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