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健康资讯 >>列表

三十知天命“上苍,我真错了,给我机会吧!”

2021-02-23 15:27:31 字号:

这一切的错都来自于8月19日晚上2点那次一夜情,一次高危行为,一次让我疯狂已经近60天的性乱。那一段时间我的女朋友回老家陪其父母已经两个多月了,其实也就差几天就回来了,但当时确实无聊,而且一个晚上无所事事!!所以决定去跳舞混时间。当时是在舞厅里面的认识的那个女的,戴个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而且好象也是去跳舞的次数不多,因为她进去一个人就坐在灯光很亮的门口附近!所以我才想找她跳舞并一起吹牛后去喝酒,然后上了她的家去做的!在做之前,我还问她有没有TT,她说她没有,从来不用也是第一次带人到家里面当然不用了!!所以我当时也就想她是一个比较干净的女的,加之酒劲发作(如果我没有喝酒,没有TT我绝对不会做的),没有多想就做了。接下来就是无穷无尽的害怕!为了解脱,我于9月28日下午5点花了101元钱在省皮防所(各类宣传资料上的省级艾滋检测中心)抽血检测,距高危41天的结果为阴性,但是这个结果并没有让我心里平静多少,心里没有一点欣喜,取了化验单一小时后我又在查看网上资料的过程中再次掉入了恐慌之中,因为网上资料说“六周的结果只是参考,起决定性作用的是三个月的结果”,而且我的结果距六周还差一天呢,所以我又整天晕头转向地担心着,现在要60天了,我又想去测一次两个月的,因为,网上又说“两个月为阴性的在很大程度上就可以排除了,但是最好以三个月的复查结果为准”。我想虽然三个月为准,但是能否从概率上给自己找点安慰呢?现在,我就处于这样又要面对检测的十字路口,我真的太担心这个结果了,由此我都不想去、也不敢去检测了。在这个时候,我请上帝再一次给我一点勇气,朋友们给我一点帮助吧,让我去面对这种踩地雷式的检测吧!!第一次检测时,我已经都是把自己想象成已经是被感染者了,我想的就是置之死地来看待上天对我的惩罚吧。如果我得了这种病,我还是要尽可能活下去,要努力工作、努力锻炼、努力开心、注意生活节奏以便积蓄经济力量、身体力量、精神力量,要争取活到确实耗尽与这种病斗争的我自己一个人所有的经济力量、身体力量、精神力量为止,当然这种活法肯定是不能让人知道了,我要慢慢转变我的工作方式、生活方式等,这便于一旦某天我确实发病了而且百般治疗病情恶化得自己确实受不了,那时我要降低社会影响,因为关心我的亲戚朋友太多,我要死也得死得意外如自杀或其它病种或极小范围知晓我的实情!因此,我从肯定要从两个方面开始着手准备。一方面,我开始寻找、增强与这种病作斗争的治疗希望。我天天都用搜索引挚工具输入“艾滋+研究”在网上查此病的各种控制疗法了,主要想从中找点让自己活下去的希望,不想再查看各种艾滋病的症状、惨相等让自己增添恐慌的内容了。通过查找,一些信息如中药疗法如同西药疗法一样一个月约300多元的费用,而且可以延长潜伏期,控制病毒载量在一个低水平上,可以不致发病;国家中医研究院已经在全国许多省份开始了免费的中药治疗,效果不错,如河南、广东等地;国家已经出台并实施了“四免一关怀”政策,而且将许多治艾的药物纳入了医保范围,温家宝、吴仪等政府领导以人为本十分关心病人,高耀洁、何大一等国内外的许多专家致力研究,而且目前投入研究的疫苗也多达20多个,新的治疗药物越来越多,选择面更宽;鸡尾酒疗法的药品大部分实现了国产化(上海、黑龙江等省厂家都投入了生产并被国家统一收购并用于治疗),在国内完全可以实施鸡尾酒疗法并且费用降低且以后更多的药品将国产化还降低费用(每月300多元,全年加上标准检测两次合计在一万元左右),自己找一份工作的工资2000元左右基本可以承受治病与生活的需要了,控制病毒量且不致发病;早发现早接受治疗能够更好地控制病毒,特别是早点接受中药治疗,当病毒载量到了一定水平才接受中西药结合包括鸡尾酒疗法是最好的了,可以长期控制病毒水平不致发病,而且不会对自己的亲人造成更大的伤害,不会去组建家庭给社会、给自己、给家人、给亲戚造成新的更大的伤害,所以早发现早治疗是十分必要的,担心、畏惧而不去检测都会错过最好的控制病毒载量的时机等等。另一方面,我要通过各种方式慢慢退出现有的社会交际圈子,到一个新的社会环境中去,同时争取一个与病毒斗争的主动环境或占据有利条件。我想现在的工作单位及城市都肯定是不能呆了,我要到外地去,同时要争取有一份工作,事实上我已经在这一个月内开始准备这些事情了,比如给自己曾经要好的朋友提出想调整工作环境,人家也基本答应了,而且收入比现在的工作还高一些,只是在一个中等城市中,但是离省城也十分方便高速公路约1个多小时,这也有利于我以后看病、检测什么的。同时,新的工作是教书,还有两个大假,这更有利于我一旦需要看病可以抽出时间到北京等地寻医,同时又不影响工作,而且教书有生活规律,每天生活平衡,加之学校的运动场所比较多,可以不断加强身体锻炼增强身体免疫力。同时我的女朋友肯定是吹定了,没法,我已经对不起她了,我不想再伤害她以及后面假若结婚生子带来新的巨大伤害。我想我不会对她说我得了病,我想要装出我讨厌(其实这段时间我越来越感觉到我真是太喜欢她了,她也对我是十二分的好)她的样子,然后就说我不喜欢她就算了。其它的朋友也就随着自己离开这个城市就淡化了。接下来我要把在这个城市的唯一的资产即房子约值十五、六万元卖了,然后利用这点钱在新的生活环境——我教书的地方买一个人能够生活得走的面积很小的小房子或者租房住,然后多余的钱为自己不测留下来用,小城市的各种生活物价低,比如房价、日常消耗品(如鸡蛋、牛奶等),这样就可以为我留出一部分钱作各种急用,而且平时保证、加强营养也有保障,因为生活消耗品不贵。同时教书能够有时间加强学习,我要准备学习中医药、体育锻炼、气功方面的东西,以便自己可以了解如何注意吃东西,如何提高营养,如何提高免疫力,如何加强身体锻炼等。当然烟酒及各种辛辣的东西肯定是要不沾了。我还设计了我最终的几种死法。我最大的愿望是自己死的时候是在医院,而且是在北京专门治疗这种病的医院,这样自己死的时候周围环境相对来说还有点宽松,而且估计也有人照顾至少可以通过一些手段、药物减轻死时的痛苦或难看壮况,也可以免除亲人的麻烦和痛苦,而且我感觉死在医院是一种安祥的感觉,也许这一点可以减轻我发病的时候或死的时候的痛,同时我还可以有什么遗愿可以告诉医生、护士,而且医院里面的病人之间还有鼓励,还有帮助,还有一些共同语言,那个小环境对病人来说就是一个小社会,一个在医院外面不能达到的交流感情、体会、心得、伤心事的仅有地方,那就是病人心灵的按摩院,因为在现在社会环境下在医院外你是不可能有人来听你的讲述的,也没有愿意接近你的!这是我一生最好的终点设想,当然最悲壮的是自杀了,我也想这种设计要准备好,自己要准备一些可以让自己无痛苦死亡的办法,如吃很大剂量的一次性能够致命的安眠药、开煤气等,要无痛苦,而且要之前买好保险,要让我死之后我的母亲还有点好好过晚年的生活的钱。最惨的死法是一个人或连累家人在家里面痛苦等死,自己不愿意心不安也有愧疚,家人也心烦不愿意的,也许突然一天自己连起床的力气没有,那可能是饿死了结,那太惨了!所以,我十分想为自己设计一条走完一生的路,那就真的要死也要死在一个有关怀、经验丰富的大型医院里面(现在这种医院就是北京才有,那就是地坛医院、佑安医院、广安门医院,其它地方还少),因为我要耗尽自己一个人的所有的身体力量、经济力量、精神力量与这种病毒作斗争。这时,我真的想起有个网友的名字取得真的入木三分,想想就让人流泪,那就是“象狗一样活着”,其实不是说平时象狗一样活,而是讲述了人求生的本能,道出了“蝼蚁尚且贪生”的真谛。当然,在死之前我肯定是一个人过单身生活了,这样我还可能尽自己最大努力可以对尘世少一些挂牵可以运用自己一切拥有的力量(身体力量、经济力量、精神力量)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一切事。为此,我已经在全城找到了我要搬家时要用的小型货运汽车,也打听了运费,因为我还有电视、冰箱、洗衣机等,我要把这些东西搬到新的生活环境中去。我也想好了为什么离开这个大城市到小城市生活向其它人解释的原因,那就只有把我的女朋友搬出来,说我们本来都已经要准备结婚了的突然提出分手对我的打击太大,所以只有离开这个让我伤心的城市还有新工作的工资还高一点,因为这个城市没有我留恋的东西新的地方的工资又高当然选择离开了!!!我想这点理由是可以让一些人相信的,也许在这点上我只有对不起我女朋友了,可能人们还以为她对不起我,事实上只有我心里面清楚是我对不起她,但是我确实没有办法,这是我的隐藏生活的必然选择。另外,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报复这个社会,因为我比较其它那些人来讲我的道德水准高得多,我说的人包括许多在社会上看起来道貌岸然的人,这些人贪污包情人上高档宾馆叫人服务等等,这些我过去工作中见得太多了,都是身边的领导、同事等等,正是见得太多了,性的把关意识就淡了,一夜情的想法就多了,尝试想法多了。但是这些人生活还多好的,没有受到任何惩罚。老天在这一点上也太不公平了。而且社会大环境对病人太不公平了,病人生活在阴暗之中,所有的痛苦只有一个人承受,这种情况和其它任何病比起来更痛苦。我想,其实死不是可怕的,关键是社会上的人抛弃你,这其中包括那些道貌岸然的人,你的所有的亲戚朋友都不关心你、讨厌你、遗弃你,视你为瘟神。我看,癌症也是绝症,同样在发病过程中十分痛苦,但是它不可怕的原因是社会包容它,应该说艾滋对比癌症来说还可以活得更长一些,至少是可以控制的,说白了,它和肝炎、糖尿病等慢性病一个道理,都是治不好的慢性病,但是都是可以控制的,但是社会对待态度上就不一样,这无形中增加了这种病的社会压力。我感觉这方面国家的宣传导向上有问题,一味地强调这种病的可怕,网上、报纸上什么地方都是怕字一个,内容全是这种怕为主导,造成社会认识偏见,造成老百姓恐,你看看网上全是恐慌声一片,当然我自己更是恐慌得不得了。其实,这种病宣传就是一种慢性病,一种可以控制的慢性病。比起非典、禽流感来说,传染性小多了,危害性也小多了,致死率也慢多了。所以,这种病看来政府还是重视不够,社会还是重视不够,医学研究投入不够,这都需要政府、社会重视!要改变这种现状那就是有个办法也可行,那就是不断让现有的感染者或病人呈几何状增多,那么政府、社会自然看到问题严重性了!!!!!!那时就要想办法来解决,就要想抗击sars一样举全国之力进行对付疾病,限时建设医院、夜以继日研究药物,因为这是政治任务等等。其实,对比sars,我们社会、政府在抗艾方面的投入和动作都是不大的,而且应该说是动作迟缓。比如,拉米夫定等药物完全可以象巴西等国家一样强制模仿生产,在“以人为本”的口号下为什么不能先生产药物把人救下来之后才和那些发达国家谈什么知识产权的事情呢??????还有,为什么不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财力来进行这种病的中西医药物、疫苗研究呢,非典都可以动全国之力,这种病就不行??????这种病就不能够运用非常手段?????其实病人更需要的是社会关心、政府大动作抗击!因为得病的人许多心理是不平衡的,他们都知道社会对其不公,政府投入不大,那凭什么让那些道貌岸然的人还生活在阳光之下,为什么不多拖几个下水呢,只有这样才能让社会改变看法,让政府加大投入,当社会上艾滋病人较多的时候,那就相当于北京治疗这种病的医院的社会环境了,那病人的心理上就平和多了!!!这样才能在有生之年让社会、政府都投入,让自己在社会、政府努力下找到更多的解决办法,自己也许才有更多的生存机会。这些都是我想报复者的心态,同时我自己也时不时涌现出来。所以,社会改变看法,持宽容态度是多么重要,不然,说不定明天感染的人就是你,你不一定要血液交换,你可能有次就没有管住自己的行为出轨了,你也可能被动被人用针具刺了,等等,那时你只有感染了才知道希望社会宽容、希望政府投入出钱出人出物来出政策救你是多么的重要,也是多么急切的心情!!!以上都是我第一次检测时及到现在这段时间的部分想法。10月13日(距高危56天,8周),我实在忍不住了,我又把那个一夜情的女人(有工作、老公、孩子,非皮肉工作者,当时我是在她家里面犯下的错)去抽血检测,今天下午四点钟取报告!愿老天保佑她的结果是阴性!!!求求老天了!!!我现在又开始脚软了,真是太害怕了!!!!!愿各位祝福我吧!10月13日,她的结果出来了,是阴性。我想既然她是阴性,我只有从她那里感染得到这个病,如果她没事,我自然没事。但是我还是没有测自己的60天、90天,我还得慢慢等!!老天,我还是害怕呀!!!过几天,我自己去测!!肯定要去,愿上苍原谅我,给我一次重生的机会,我通过这次经历,真是终生不忘,而且对人生看得透切了,“尽人事,听天命”,我今年虚年三十,所以就取名三十知天命,我想是警示自己,在我三十岁这一年有这个教训。乞求上天给我生的希望吧!!!!!!!!!!!!!!


松鼠Ai https://www.sohu.com/a/439133207_118622